2004级秋季汉语言文学专业 潘汪球

人活于世,总是要有梦想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在除夕的梦想是能吃上一顿美味的烤鹅,达·芬奇儿时的梦想是当一名画家,司马迁的梦想是写一部极其真实的历史记录。我孩提时的梦想就是能上大学,可是,这个梦想却被突其如来的变故击得支离破碎。然而,经年后,我不曾料到,我的这个梦想竟能在华师网院得以实现,了却了心里头这桩憾事。

九十年代末,我在离家乡几十公里的一所中学读书,因路途遥远,加上中考在即,我平时就很少回家了。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秀的我,很有信心能考上县城的重点中学,然后雄心勃勃再报考大学。然而,命运就在这时开始与我“开玩笑”了。一天,两个多月未曾涉足家门的我,实在太想家了,于是就赶了几十公里的路程回到家。只见母亲在厨房里煮饭,愁眉不展,一脸的疲倦。我习惯地问母亲:“妈,爸呢?”此刻,母亲抑制不住地哽咽起来了,她告诉我,父亲病了,病得很重,被送进市人民医院了。这突其如来的噩耗使我悲伤起来,要知道,家里本来就穷了,父亲这个脊梁要是有个闪失,我们都不知怎么办才好呢。看到亲人的苦痛以及家境的寒酸,一种磨难感立刻笼罩过来,泪水夺眶而出。在市人民医院,我看到了满脸憔悴一直昏迷不醒的老父亲,我小心地守护在父亲的病床前。直到十多天过后,父亲才挣脱了死神的纠缠,奇迹般地苏醒了。可是,父亲大不如以前,思维变得混乱,言语也不伶俐了。由于父亲的病,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母亲无奈而又为难地对我说:“你上有姐姐下又有弟弟,都在念书,花费甚紧。你父亲又这个样子了,你就不要读高中上大学了吧,凭你的成绩考个好点的中专也不是难事,早点出来,好为这个家担当些。”我知道家里的困难,这个时候又是雪上加霜,家里的一厘一毫都是父母用血汗换来的,看着父母俩日渐添多的白发和日益苍老的面容,作为儿子的,总不能吸干父母的“骨髓”吧。但想到我那大学之梦,我就彻夜彻夜地难眠了。生活在一个贫穷苦难的家庭,“学而优”是唯一的出路,父亲老了,作为长子就必须充当“屋顶梁”来扛起这个“家”,怎能断了上大学之路而自毁前程呢?!一贫如洗的家境、母亲无助无奈的眼神、随风纷飞的银发,一幕幕地浮现于眼前,我的心宛如万蛇齐咬、百箭穿心一般,很痛,很乱。在历经了内心痛苦的挣扎与无奈的舍弃后,我含泪举笔在报考志愿书上填写了一所中专学校。此后,我的大学梦唯有埋藏在心底的深处了。

二00二年的秋天,是个美丽而又充满憧憬的秋天,也就是这样的季节,我圆了我的大学之梦。一天,我看到了华师网院的招生简章,我欣喜若狂,毫不犹疑地报了名,经过统考,我被录取为网院的学员。当我手执录取通知书时,我心海如潮,埋藏了多年的大学梦终于能实现了,我高兴得彻夜不眠,心里就像喝了一大碗蜂蜜似的,很甜。现在回想起来,我能重拾遗失之梦,我得感谢华师网院,是华师网院给了我旧梦重圆之机。

在华师网院学习的日子里,我加倍珍惜,勤奋好学。不管路途有多遥远,也不管风吹雨淋,每逢授课时,我定要准时赶到学习中心听课,很多时候,我是第一个来到教室的。工作之余,不管白天或黑夜,我往往喜欢在“华师在线”闲庭信步,自得其乐,沉醉其里。教《中国古代文学》的闵定庆教授,博古通今,口若悬河,把课讲得既深入浅出,又生动形象,让你亲临其境,他教的《关睢》,准会让你潇洒地体验一回“窈窕淑女”与“君子好逑”;柯汉琳教授主讲的《美学概论》,让我们在五花八门异端怪行中认识和懂得怎样批判“前卫艺术”;知识渊博的黄汉平教授带我们走进了《外国文学名著导读》,随着他抑扬顿挫的声调和活泼生动的授课,我才认识了“哈姆雷特”与“堂吉诃德”……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如获至宝,流连忘返,痴迷不已。在孤灯、鼠标和键盘的陪伴下,我一心扑在“华师在线”,尽情遨游,忘情“吸吮”,我不知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然而,正是这样,才让我学习成绩优异,受益匪浅。

人生旅途中,总有一些事情让你记忆深刻,别有一番意义,令你一辈子忘却不了。在我的生命历程之中,华师网院让我重圆大学之梦,给予我知识与养份,增强了我的社会“搏击力”,乃至助推我走向成功,是华师网院改写了我的人生历程,是华师网院让我迈向成功与辉煌……这一切都给我的记忆烙上了刻骨铭心的印记,教我一生忘却不了。是的,我之所以能重拾遗失之梦,我之所以能成为华师网院的“开山弟子”,我得感谢我的母校华师网院,我得感谢我的老师们,我得感谢所有为成就我的梦想而付出辛勤劳动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