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级春季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 何旭鹏

人生就像是走一条漫长的路,而这条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但是如果低着头看到就是一片阴影,可是抬头便是阳光灿烂。人生之路坎坎坷坷,但是只要抬起头,坚强勇敢地去面对,就没有过不去的坎。10年来,生活中的磨难让我变得越来越坚强,多了一份成熟,多了一份坦然。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强是男儿的脊梁。只要坚强,不管遇到多大的苦难,都依然能挺直脊梁,撑起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

     家庭变故,年少早当家

我出生在西北一个贫穷的小山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读过什么书,刨了半辈子地。于是将毕生的希望寄托在了我们兄弟身上,希望我们能够多读些书,将来有所出息。由于家里贫困,父亲总是要求我们要勤俭节约。我穿过的衣服,只要不烂,弟弟接着穿;有时不小心掉颗饭,父亲也让我们捡起来吃了。常言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童年的我就已经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因此在学习上我一直很刻苦,希望将来考上大学,走出大山,跳出农门。

十二岁那年,母亲突然离开我们,这对于贫困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父亲受了打击,整天萎靡不振;奶奶因伤心哭瞎了眼。一个变故,使这个家庭不再有了往日的温馨。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黑暗的,我感觉整个人像被掏空了似的,对什么事都失去了信心。我一度想放弃学习,离开那个让人伤心的家。但父亲告诉我,无论多苦多累,一定要让我们兄弟把书读完。在父亲的鼓励下,我一边努力读书、照顾弟弟,一边帮奶奶打理家务。从那以后,父亲便没天没夜在地里劳作,闲暇时间便出去打短工,为我们挣学费。

初三毕业那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重点高中,这意味着我离大学梦的距离就更近了一步。然而由于家庭的变故,我没能如愿走进重点高中的大门,最终选择了一所中等师范学校。这是父亲的意思,因为那几年师范生还可以分配。父亲想让我早点儿工作,减轻一下家里的负担,也可以供弟弟上学。虽然心里很委屈,但是我没得选择。

艰辛求学路,痛并快乐着

在师范的三年里,日子过得很是清苦,在很多人看来算得上是寒酸了。穿的用的从来不讲究,都是最便宜的。记得那时穿得最贵的就是一件50块钱的西服,我一穿就是四年,这件衣服我到现在还留着。吃得就更不讲究了,只要吃饱就行了。当时学校给我们每月补助70元的生活费,节省一点,一个月的伙食也就够了。

每到寒暑假的时候,同学们都商量着去那里游玩,而我总是匆匆地往家里赶,帮父亲拾掇家里的庄稼。庄稼收完以后,我们父子三人就到乡里的砖厂去端砖,为我们兄弟挣学费。刚出窑的砖又烧又粗糙,我的经常被磨出许多血泡,晚上吃饭的时候痛得连筷子都拿不住。手痛得不能端了,我就用肩扛,后来连肩膀都磨破了,可是我都咬着牙挺过来了。从那以后,我明白每一分钱都是用血汗换来的,所以在生活中,我格外地节俭和珍惜。
在学校,除了学好中师的课程外,我还报考了大专的考试,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凭。我一直热爱文学和摄影,学习之余坚持写作。每个周末,舍友们和女友漫步公园、花前月下时,而我只能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度过,很多个夜晚,舍友们都已入梦,而我还在秉烛夜读,用心灵的笔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付出总会有收获的,三年的时间,我做了满满8大本读书笔记,在各类报刊发表文章80余篇。2006年毕业的时候,刚满20岁的我出版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集《青春的风铃声》。这本作品集是对我三年读书生涯的一个总结,也成了我走向社会最完美的开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