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级秋汉语言文学专业  潘汪球

月亮笑咪咪地静坐于云端。微风搂着夜色渐渐地远去。美妙而动听的琴声穿破夜空柔柔地飘荡,轻轻地流淌。是谁,是谁在夜里抚琴?情不自禁地循声追去……

油城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有人说:“那个人弹琴真了得,甚是绝!”也有人说:“当世绝妙,稀有!”

琴声,在油城路的树底下放飞。前来听琴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站着静静地听,静静地听,谁也不愿多说一句话,听得痴痴的,醉醉的,仿佛魂已被摄走了,魄已忘了身躯,一切都精妙绝伦。开着小汽车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地让小车靠边驻足了,骑着摩托车、自行车的行人,也停下了劳碌而匆忙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围了过来,听得入神入迷,谁也不肯错过这美妙的时刻……

他,二十来岁,衣着朴素而端庄,平静的脸上透射出坚毅的神情。他坐得很端正,十指在琴键上跳跃,如痴似醉,一串串美妙动听的音符在指隙间抑扬流淌。那美妙的琴声,仿如夜来花悄然绽放,少女曼舞;又似春风吹过发梢,泉水滑过少女的肌肤,轻轻的,柔柔的;又如甘泉滑过咽喉,直沁肺腑,甘甘的,甜甜的。你听,那琴声,时而行云流水,如飞燕掠过湖面;时而泉水汩汩,似佩玉碰鸣;时而汹涌澎湃,象雷霆万钧;时而百鸟争鸣,恍若春雨沙沙……曾晓得伯牙鼓琴钟子期迷,贝多芬弹奏四座惊,然而,听其抚琴,使人魂悠悠,魄荡荡,仿佛到了天堂,身临仙境。只见他脸上洋溢着火一般的热情,抚完一曲,用衣袖轻轻地抹了一下额头上渗出的薄汗,身子略微一倾,左手往地板上摸索着拿起一瓶水,咽了一口,又摸索着放回,继续抚琴。美妙的琴声在夜空中飘荡,人们情不自禁地投去了敬佩的目光,热烈地鼓掌,不断地点头赞叹,久久不肯离去,纷纷为那琴声所迷醉。

一盏小电灯,一个旧音箱,一个麦克风和一把精致的美琴,这就是他卖唱的全部家当。只见一块白布上的 《自白书》写道:“我年幼失父,童年患疾,双目失明,幸得良师指教,不辞辛苦,练得一把好琴,今卖艺街头,万望怜赐,不胜感激……”

琴声依然那么激情、动听,颇感染情绪。“这样的境况,竟能弹出这等琴声,真是世之稀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