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伊洲 在江一方
                                                                                                    □  翁秀清

“洲”,本义是水中的陆地。“小洲”顾名思义是水中的小块陆地。自己感觉这一解释充满诗情画意,给人无限的遐想。让人想起《关雎》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幽静和谐,让人想到《诗经》时代的那种美好浪漫。

在与广州大学城隔江相望处,有一名叫“小洲”的古村寨。自从在大一时,坐公车经过瀛洲生态公园,被其中的一片广阔的果园迷住后,常常怀着一颗向往之心。通过进一步了解得知此瀛洲生态公园只是小洲村中的一角。因此我常常怀着诗意的想象构建着心中的“小洲村”,设想着找一个美好浪漫的日子去游小洲村,以成全自己的仰慕之心。

由于我喜欢春天,喜欢春天的生机勃勃,喜欢春天的姹紫嫣红,喜欢春天的鸟语花香,喜欢春天的和熙之风,喜欢春天的细雨蒙蒙,喜欢春天的…… 终于在今年春风又绿神州,美好的春景给人营造了一个美好之春,希望之春,诗意之春的氛围,那颗好奇心经不起怂恿,去“探索”小洲村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在春分前后的某一日,也许是巧合,几个朋友相聚,追忆着高中一起度过的往事时,无意中提起探索小洲村的计划,没想到几个朋友一拍即合,即刻行动。租了四辆自行车,兴致盎然地向小洲村驶去。骑着自行车行驶在公路上,身边一辆一辆的车飞奔而去,仿佛擦肩而过,这才深深体会到大学城之外的公路是多么节约空间。我的身心都颤抖着,不听使唤了。为了安全,我只能牵着车躲到路的边沿,正所谓小心使得万年船。当我们步行走过一座不知名字的桥时,江风迎面推来,这才明白春风不全是和煦的,有强劲之时。

经过半小时左右的颠簸,终于达到瀛洲生态公园了。但我们的目的不是此公园,所以我们只能继续寻找深入小洲村的入口。这是第一次去小洲村,对小洲村的实际位置、内部路线一概不清楚。我们只能靠着之前在网上找的路线图按图索骥。再通过用别扭的粤语(普通话式的)向村民问路后,终于找到一个不至于走丢的安全入口。锁好自行车之后,开始我们的“探索之旅”。

迎面看见村口处的牌坊上刻有“瀛洲”二字,方知小洲也称“瀛洲”。我们的第一站是简氏宗祠,其坐落于村心公园里。走入村心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棵浓荫蔽日的古榕。她的枝蔓上下横斜逸出,屈曲盘旋的虬枝古老坚韧的根部,犹如麒麟卧姿。古榕稳坐村心,像一位镇守村寨的大将,守卫着世世代代的村民。穿过古榕,放眼向右,就是简氏宗祠。宗祠保留了岭南古建风格,散发出一种宽宏俊俏的风采。走入祠堂,青石板铺就的地面,精心雕琢的屋檐屋梁,营造出种肃穆庄严的氛围,让人不禁生出一种敬畏之心。整座宗祠都深刻地显示出光阴流过的痕迹,留下一种物是人非的凄清之感。宗祠的保护工作初现端倪,摆设甚少,空荡荡的除祠堂本身之外没有什么其他民间艺术品等。我想保护工作如果真正落实到位,简氏宗祠也许可以和陈氏祠堂一样,成为展现岭南文化的一个窗口。

乐于将这种处境想象成古装戏中的江南水乡。村中河涌蜿蜒交错、穿梭于整个村落,仿佛就像是村寨的筋脉。只可惜,我们去的不是时候。因为这些小河正处于整修状况,河里只有肥沃的泥浆,小木船也搁置在岸边。我们站在河边叹息着,幸好枕于溪流之上的造型各异的小桥,带给人一种恬静悠闲之感。小河两岸绿树成荫的大树,仿佛是两列士兵守卫着护城河,给人带来一种安全感。河的两边错落有序地呈现出一片民居,传统与现代风格相混合,散发出一种历史沉淀的同时又不失与时俱进的魅力。我非常好奇,为什么那么多房屋都是掩着门。我不禁从门缝往里寻找答案。不看则已,一看才知道什么叫悠闲,什么叫诗意般的生活。虽然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民居都掩着门,但我见识到了在喧嚣浮躁的当代城市生活之外还一种悠然恬静的诗意般的生活。只见屋内的摆设简朴而大方,淡雅而不失高雅,有古香古色的家具,有挂画,还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熏香味,真有点让人联想翩翩,仿佛身处世外桃源。

沉醉于远离尘嚣的轻松愉快中,我们仍不忘“寻宝”。记忆最深的是蚝壳屋,建筑材料主要是蚝壳。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对蚝比较熟悉,知道蚝的生长环境是潮湿的泥水里。由这成千上万的蚝壳可以想象得出这里曾是怎样一番景象。蚝壳屋是用无以计数的蚝壳以两两并排的组合方式,再拌上黄泥砌成。经长年累月的风雨侵蚀,黄泥基本脱落,蚝壳暴露无遗,坑坑洼洼的,远看白茫茫的。朋友开玩笑地说,这是由无数(蚝的)尸体堆积而成的。虽然蚝壳屋大部分已残破不堪,仅剩下一座较为完整的,但足以给人特别的震撼感觉,能使人从中领悟到古村民的智慧。可以想象那时他们住在这样的房屋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或渔民生活。那是一种多么和谐的画面,一种多么自然地生活。

前段时间在小洲举办的艺术博览会,有摄影作品展、画展、塑料作品展。但我们到人民大礼堂观看时,只看到画展的作品。我所看到的大部分是以小洲村为背景题材的作品。这些作品展现出了小洲的风貌,有小桥,有流水,有古榕散发着诗意的恬静;有宗祠,有庙宇,有古渡口,沉淀着浓厚的历史气息;有安享天年的老人,又勤恳劳作的壮年人;有天真活泼的儿童,散发着浓厚的生活气息。由于我的艺术细胞比较缺乏,所以我无法对此做出一个评价。只能作为一个门外汉看看热闹。还有一点就是礼堂里醒目的标语“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奋勇前进!”看到这热情澎湃的标语,有一种历史现场感,使人不由得联想到建国初期。

在人民大礼堂里感受了现代艺术后,我们继续穿梭于村落中。我们有幸看到了“明代古井”,井边光滑的石板,可以猜测出这些古井哺育了多少村民,可以想象出以前井边的和谐热闹的画面。我们怀着仰慕之心继续寻找“瀛山简公祠”、“天后宫”等遗产。未见庐山真面目之前,在我的想象中,这些遗产是有着雄浑的历史文化的。但亲眼目睹时,见到的是破落不堪的弃屋。心中不由生出惋惜心痛之情。反思现实,有很多文物是值得保护的,我们却成了破坏的帮凶。有很多文物价值斐然,我们却置之不顾。想到这种情况的普遍存在,不由得怅惘失落起来。

怅惘之时,传来一阵优雅的轻音乐。这是从一间别具风格的小屋中传来的。我们顺着乐声走近屋内。这是一间叫“简”的休闲屋。名副其实,确实非常简陋简单,但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简”。因为虽然它的外表简单,但它内涵丰富。它珍藏着许多具有地域特色的艺术品和收集了许多来自过客的书籍。第一印象没有给人一个清晰的认识,不知道“简”究竟是干什么的?后来深入了解,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间慈善小店,目的是为了“给雪山下的孩子带去温暖”。先不管它是否真的是慈善中介,但屋内的温馨的氛围已让我们相信,“简”其实不简单。

小洲村可看的远远不止这些,由于临近傍晚,我们只能恋恋不舍地返回。

小洲村,虽小,但容纳了广阔的内涵,它是具有岭南水乡特色的水墨卷,需要细细地体会才能领悟到其中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