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泽兰

你说过,会跟着夏天回来的。

只要我飞得动,我就会再飞回来的。……

安静的文艺片,一个人在午后,带着耳机,默默地,流动的画面在眼前定格,演绎一段绝美的剧情。夏天协奏曲,伴随着清新的海风,真挚的初恋,就这样娓娓道来……

故事始于夏天,美丽的金门岛,古朴的房屋,幽静的村落。清苦中学生阿宽遇见了来金门岛过暑假的台湾钢琴少女小青。两人的初次相遇偶然又似命中注定。回头,只为第一次的相遇;再回头,只为一辈子的相守。女主角小青笑靥如花,那眼角眉梢的清纯仿若她最喜爱的百合花,清新动人。男主角阿宽阳光帅气,那憨憨的笑是对生活的乐观,那黝黑的皮肤是自立的印痕。两人结识游遍了金门风光,在阳光和星空下领略美景,也一同感受了初恋的酸甜青涩。

阿宽的父亲是到金门岛当兵的,服役期满后就离开回了台湾,丢下阿宽和她母亲,再也没回来过,母亲思念成疾,精神恍惚。对于阿宽来说,这是难以隐忍的伤痛,“所有到过金门的人都只是过客,你也一样。”然而,小青用真心回应,斩钉截铁的,“我不是过客,我绝对不会让另一只夫妻鱼死的”。星空下的海,两人眼神灿烂如星辰,相知相守,足矣。

画面中,我喜欢看小青在房间里弹钢琴,阿宽站在屋外用心聆听的样子。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房间,小青那流泻的钢琴声潺潺飞出窗外,飞进阿宽的心。总觉得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驻,清澈明空的情感宛若超越一切,倾注心田。这种纯纯的爱已然许久未曾触摸,才会觉得如此可贵。那种无私无欲的爱,仿佛一切只为你我而存在,实在令人钦羡。两人彼此珍惜这份淡淡的幸福,抑或幸福得太幸福。

传说金门有一种夏季候鸟叫夏日精灵,每年夏天都会飞回金门,这是它对金门的承诺。“当它再次回到岛上的时候,我就会回到你身边。”小青回台湾了,留下对阿宽的承诺。一个夏天的真爱,一辈子的等待。此后,阿宽每天守着这个承诺,来到小青以前弹钢琴的房间聆听记忆中的琴声,从不间断。宛如明眸皓齿的女孩从未离开过他,一颦一笑皆在眼前。

“我知道你会用尽全力回来吧”。是的,隔年暑假小青如约回来了,但熟悉的感觉不在。阿宽察觉到了异样,甚至怀疑自己的真爱,但仍努力维持。终于,无意间又与小青重逢,却是孤单的一座坟墓,伫立在风中。真相就这样无情地揭开了:今天夏天来的是小青的双胞胎妹妹小静,而小青回到台湾后病情严重,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她死前的心愿就是希望妹妹能代替她赴约,以及坚持埋葬在金门。画面演绎到这里,我的心哀恸又温暖。“阿宽,我们要做对快乐的夫妻鱼”,小青没有忘记对阿宽的承诺,就算死了,她还是要回来,陪他,一辈子。

阿宽拒绝了小静,因为真爱只有一次,即使面容相似,但爱从来都是在心底的,谁也无法代替谁。一个夏天的真爱,换来一辈子的守候。此后,阿宽每天每天都会去小青的坟前看她,陪她说话,就好像,谁也没有离开谁。阿宽,就算小青走了,他也会守候,一辈子。生死相守的爱情大概就是如此了。坟前依然会插着她最喜爱的百合花。幽幽香气,萦绕心间,纯纯的爱,圣洁而隽永。
一段美丽岛屿上的浪漫传说,两个青春凄美的纯爱夏天,谱出了令人重回纯真年代的夏天协奏曲。那年夏天,熟悉的旋律。蓝天,白云,风筝,随着片尾曲缓缓淡出,柔美清幽的旋律,故事在天空中渐行渐远,像风筝慢慢飞向天际的流云。一个城市之所以能被记忆,是因为它有故事。一曲歌声之所以能被记忆,是因为它承载着回忆。

感动夏天协奏曲,让我懂了:守候,是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