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一灯如豆
009秋教育管理专业  禹克宏

在弥漫着氤氤水气的小河边,有一排灰墙红瓦的房子。那是我们乡村学校的简陋的教室。在教室的最西边,也就是靠着小河边的那一间,是老校长的宿舍。每当夜幕降临时,在初夏阵阵的凉风中,在一阵阵如歌的蛙鸣声中,透过那明净的窗户,一灯如豆,老校长正在专心地读书,认真地备课,那场景十分感人,令我至今难忘。

在物质生活还十分贫乏的八十年代初期,我被分配到了一所乡村联办中学任教。到那才知道,生活条件十分艰苦。中学没有食堂,吃饭要到一百多米开外的小学食堂,住的是用芦苇加泥巴从三间教室中隔开的一间不到20平米的小房子,而且是四个人住。学校除了扩音器和一只铜铃最值钱外,其余都是些不值钱的家什。最让人受不了的是虽然有电灯,但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因为经常停电。我们用来照明的是一种简易煤油灯,小小的玻璃瓶装上半瓶煤油,用棉绳做个灯芯。那如豆的灯光当然是昏黄、暗淡的,但于我的记忆来说,却是温暖的。

我去之前就听说了那个学校的初三连续三年没有考上一个学生,校长被上级领导在会上点名批评。所以,报到之后,校长找我谈了话,然后就把初三两个班语文教学的重担和班主作的工作交给了我。从此以后,我白天上课,做好班主作工作。晚上晚自习后,还要在如豆的灯光下备课和批改学生作业。

说句老实话,当时我的年龄和初三的学生差不多,也正是好玩的年纪。但老校长并没有多说我们什么。他每天吃完饭,和我们聊会儿天,然后就点上煤油灯,开始看书、备课和批改学生作业。每当我们几个年轻人外出玩累了回来时,总能看到他窗前那如豆的灯光。在平时的闲谈中,我们了解到老校长的家在泰州,是标准的城里人。为了祖国的教育事业,他只身来到了条件艰苦的农村学校。想到老校长这样呕心沥血地工作,我们也不再那么贪玩,也学着他那样,在如豆的灯光下勤奋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们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这一届毕业班考取了一个中专,两个江中,还有许多学生考取了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取得了建校以来最好的成绩。此时的老校长满面春风,喜笑颜开。
一灯如豆,它伴随着我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我也收获着快乐:考取了师范,拿到了大专文凭,发表了几篇文章……

岁月荏苒,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

在这二十几年的时间里,祖国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随着教育现代化进程的不断推进,布局调整在所难免。如今,联中早已不存在了,我也调到了乡镇中心小学工作。现在的工作条件与二十几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了。我们的教室宽敞明亮,下雨天光线不好时,打开教室里的电灯,教室里顿时亮如白昼。我们可以在电子备课室里,用电脑来备课,实现了无纸化办公;不少的老师买了笔记本电脑,实现了移动办公。信息网络的开通,让我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和外地的老师进行交流,查阅各种资料,了解教育教学的的动态。课堂上多媒体技术的运用,提高了课堂教学的效率,让我们的课堂变得丰富多彩。教学条件的改善,与祖国改革开放,全面发展是分不开的。面对着新的环境,新的工作任务,我一直在努力着,因为我心中装着理想,装着像老校长那样的榜样,装着学生,更装着对祖国、对人民、对教育事业、对学生的真诚的爱。

在明亮的灯光下,我认真备课,细心批改学生作业,精心准奋教案……

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坐在办公桌旁,泡上一壶香茗,点上一支烟,让思绪伴随着阵阵茶香,丝丝烟云不停地飞翔。年轻时,因为有理想,感觉有使不完的劲。现在人到中年,家庭、社会的压力将我压得喘不过气来,但一想到那如豆的灯光,我便精神抖擞,激情倍增。

一灯如豆。虽然它是那样的昏暗,但在我的心头它却是那样的明亮。老校长那谆谆教诲,时常出现在我耳边;那勤奋工作的身影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如豆的灯光将一直指引着我前进的道路,看着我成长。
         一灯如豆,我爱这如豆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