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青青菜园盈盈情
大埔县教师进修学校   刘达标

奶奶的菜园充满儿时纯真的记忆和盎然的童趣:初升的朝阳像一个偌大的闪烁金黄光晕的橘子,将光芒从树隙中漏撒下来,勾画出点点光斑;褐色草垛温顺地伏在地上,散发出醉人的幽香;不知名的昆虫藏躲在角落里鸣叫着;成群的鸟鹊在树枝头聒噪着爱情;一片片、一丛丛绿油油而又茂盛鲜嫩的蔬菜:白菜、黄瓜、芹菜、菠菜、青葱、洋葱、番薯叶、绿豆角、小辣椒……井井有条地把畦田遮掩得严严实实,夸张点说简直密不透风。浇下的是清一色的农家肥,嘿,绝无农药化肥催熟之虞,亦无工厂危害污染之嫌,用当今的话描述是“纯天然绿色食品”,你瞧瞧那喜人的模样:西红柿像红灯笼,脆苦瓜绿得滴水,萝卜头整齐笔直排成行,好比列队欢迎的学生。偶尔可见菜虫懒洋洋地趴在菜心坳口里或蠕动在黄绿菜叶中,蜜蜂和蝴蝶却无甚闲情逸致,她们翩翩群舞其间为生存忙计。一拔拔、一排排密麻麻的大菜挺直脊梁,扬抬眉眼细瞅阳光,许是回想起昨夜温柔的星月和云彩,也不禁舒展了慵懒身姿。傍晚的山风夹杂着泥土的芬芳和油菜花自然清新的特有香气扑鼻而来,那味既不浓酽,也不淡然,恰到好处地钻进鼻孔,令人切肤体味却又难以言表。

太阳渐渐不圆整了,阳光也逐步黯淡下来。一阵骤风后,雨淅淅沥沥地接触着大地温暖的肌肤。流动的液体带走了膨胀的热气,驱走了菜香花味,蚁虫们急匆匆搬家,鸟鹊们慌张张飞离。

雨过天晴,夕阳西下,一片绚丽的晚霞染红了天际。孩时的我们会淘气地趴在茎蔓缠绕的丝瓜架上,仰望蓝空飘浮的云彩,整个菜园也笼罩在朦胧霞光中,美得实在无法言状!

“休言收益无多少,细叶微枝系乐悲。”那个年代,食粮匮乏,菜源紧张,贤淑的奶奶就靠一锄一瓢,寻年往复地在这几垄洼地里掘出瓜菜,拉扯大了我们姐妹兄弟。这里,有奶奶辛勤苦作的汗滴,也有我们童年的欢声笑语,更有那数不清、道不完的温馨回忆。

不知从何时起,当西装革履的我们兴致勃勃重返旧地,蓦然发现从前我们陶醉其中的“欢乐园”竟被夷成平地,改建为居民雅苑和健身公园。涩然揉目,一种从未有过的伤感和失落袭来,我的情愫瞬时跌入低谷,平增几分怅惘和愁恼。

而今的我们,惟有在QQ农场里的虚拟菜地里尚可模仿往昔的艰辛劳动和不懈灌溉,但却似乎怎样都感受不到以往真实菜园里莘莘劳作的甘甜若饴。呵,想必,这就是所谓的社会进步的无奈吧。唉,轻叹一声,弥漫心间多有几许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