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中小学教师远程培训的认识困惑与实施体系构建

黄 忠 广东省教育厅教师继续教育指导中心
武丽志 华南师范大学网络教育学院

伴随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教师对终身学习、专业化发展诉求的日益提升,在全国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程和全国教师教育网络联盟计划实施的大背景下,在各级教育主管部门的积极倡导和引领下,以网络为主要途径和手段的教师远程培训在我国迅速兴起并蓬勃发展,现已成为当前中小学教师培训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多媒体和网络技术为特征的教师远程培训,允许受训教师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开展富于个性化的自主学习和网络化的协作学习,允许受训者将自身学习、工作和生活融为一体,从而为大规模、低成本、高质量的实施教师培训提供了有效的途径和方式,并得到了一线教师的广泛认同,迅速成为解决我国基础教育师资严重失衡的有利武器。
         近年来,广东领全国中小学教师远程培训风气之先,发挥网络教育优势,实施“利用网络教育提升中小学教师学历工程”,并根据广东省的实际需求和有利条件,陆续开展了6万余人的普通高中教师职务培训、4万余人的中小学教师教育技术能力培训、3万余人的欠发达地区代课教师免费培训和1万余人的中小学班主任培训。这些实践有力地推动了广东省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的革新发展,并为构建开放灵活的教师终身学习体系,全面提高教师教育质量,大幅度提升教师队伍的整体素质和教育教学能力,促进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基础教育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经过诸年的探索和不断的反思、总结,我们深刻的体会和认识到,面对新型的、信息化的教师远程培训,许多受训教师尽管满怀热情,但却时常“措手不及”,不少培训者也是“无从下手”,一些基层的教师继续教育干部依然存在认识偏差,进而导致了工作上的失误和抓不住重点。鉴于此,统一认识、消除困惑,并尽快凝炼理论与实践探索,总结规律,理清思路,把握实施关键,就成为了当前中小学教师远程培训的当务之急。现将我们在工作中的一些认识和反思梳理、归纳如下,以飴读者,并供同行借鉴、商榷。

一、消除困惑:奠定认识基础
         受传统集中培训的思维定势影响,许多中小学教师对远程培训存在一定的偏见和误解,部分从事中小学教师培训的领导、干部也是困惑重重。究其原因,这些困惑和偏见主要源自对远程教师培训内涵、优势及本质规律的认识不足。概括而言,主要包括以下几类:
       (一)困惑之一:远程培训就是通过网络看课件,课堂搬家吗?
         说到远程培训,很多从事教师培训的工作人员至今还认为只要邀请专家把培训课程录制好,放到网站上,保证带宽就万事大吉了,并接着就自鸣得意的宣传如何实现了优质资源共享,推动了教育公平和民主。殊不知录制课件仅是远程培训万千筹备工作之一。教师远程培训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不是静态的课件或课堂搬家,需要建设丰富的、多样化的培训资源,并据此实现培训者和受训教师积极的参与,持续的互动,这样方能实现基于网络的“教”与“学”,使培训真正发生,并达到让受训教师主动学习、理性反思、学会分享等预期目的。
         这一困惑不仅存在于培训者群体,而且还广泛存在于接受培训的中小学教师中。受传统学习习惯的桎梏,很多中小学教师习惯了“专家灌输”,习惯了带着耳朵听培训,习惯了“走过场”,甚至热衷于“异地培训”。尽管广大老师因为各种原因在传统培训中“流于形式”,甚至有厌倦情绪,但一旦在网络上找不到那个“形式”,则更加紧张,不知所措起来。在广东省组织的以引领式教学为特征的中小学教师教育技术能力培训中,不少教师因为在网络培训课程中找不到视频课件而茫然,似乎一下子遭到了抛弃。继而,在看到培训教师不断推出的学习任务、学习资源后才意识到,原来网络培训不是那么容易应付和蒙混过关,进而出现了全方位的不适应。
     (二)困惑之二:通用网教平台能满足教师远程培训的需要吗?
         我国自1998年开始实施现代远程教育试点工程以来,教育部共批准68所普通高校和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开展网络教育试点工作。十年来,各院校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理论和实践探索。在远程高等学历教育蓬勃发展之后,远程培训逐渐被重视起来。各院校(或机构)从成本和教学管理习惯出发,沿用或改造学历教育平台,并迅速上马培训。但这类似乎通用的平台真的适用于培训,尤其是教师培训吗?
    

1 2 3 4 5 6 7